我们一直在用的键盘居然是反人类的设计?

2020-08-17    501

今天,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我们使用的键盘究竟是为什么反人类的。

为什么是“QWERTY”

其实如今键盘上键位排列问题在早期科普君的推文里面也有解释过,在最早期的时候打字机(就是键盘的父亲)的按键分布的确是按字母顺序分布的,但是因为当打字员能熟练使用之后,打字速度不自觉的加快了,就频繁的出现卡键问题导致机械故障。后来打字机之父克里斯托夫·拉森·肖尔斯就研究了一下,然后把按键重新排布了一次,于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“QWERTY”的键盘布局方式就从1868年延续至今,这种键盘的排布方式又称柯蒂键盘、全键盘,其主要目的在当时来说是“在不会卡死的情况下尽力提高打字速度”。在重新排列之后,一些常用的字母也被分布到了我们力气较小的小指和无名指上,这也有效减少了因为食指和中指力气过大,然后长期敲击对按键造成的过早损坏。

“反人类”在哪

为什么说现在的键盘反人类呢?

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惯用右手,也就是所谓的右撇子。但使用“QWERTY”键盘的话,左手却负担了57%的工作量,而且排在中间的字母使用率仅占打字工作的30%左右,在打字工作中,手指需要进行大幅度的移动操作。所以日常码字工作者在打字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疯狂极限操作的快感,使用青轴机械键盘的朋友更能让身边的人感同身受,疯狂啪嗒啪嗒地一顿操作猛如虎。

那,还有其他键位布局吗?

答案是肯定的,早在1936年,美国教育心理学家奥古斯特·德沃夏克(August Dvorak)为Dvorak按键申请了专利,这一布局基于字母使用频率和手的生理结构设计,号称拥有打字速度更快、更易于学习和降低疲劳感的特点。德沃夏克表示,与标准“QWERTY”布局相比,Dvorak布局减少了手指运动和打字失误。据统计一个熟练的打字员工作8小时,手指移动的距离约25.7公里,而使用Dvorak按键排列的打字员8小时只跑了1.6公里。

但是,即使受到了很多追捧,甚至得到了苹果公司的短暂推广,它还是没能撼动“QWERTY”键盘的地位,不过,在Mac和Windows等操作系统仍然支持Dvorak键盘,也让使用不同键位布局的用户聊以自慰。

Colemak按键诞生于2006年,这个布局比Dvorak排列更为激进,直接把8个高频按键设计在常用区域,手指一动距离更小,而缺点则是键位分布逻辑不及以上两款明显,常用的标点符号也没进行键位优化。

不仅以上提到的,还有各种单手键盘、右手键盘、MALT键盘等等不同键位排列设计的键盘,但最终,“QWERTY”键盘依然占据着极大的市场份额,仍然是很多国家的主流。

未来的键盘

科技的发展与“懒”是无法分割的,所以我们也可以猜想到,未来的键盘也将会往输入更轻松、携带更方便等等以舒适且便利为目的的方向去发展。